第八十三章 夜语(三)(1 / 2)

启元之界 保弛耕心 3748 字 1个月前

“姓罗?难道她出身于四大家族中的罗家?”

听到这个名字,沙立自然而然地出现这个念头,随即问道。

“的确是你所说的罗家之人,不过那女人并非出身罗家主脉。”

奇元岛四大家族中,有三大家族都有不少旁系家族散落在全岛各处。诸葛紫芯这么一说,沙立便大体能猜出她口中的罗嘉姝的来历。

“罗嘉姝既是你亲叔母,又何故骨肉相残,害死你父亲?”

“哼!自然是为了家主之位。”诸葛紫芯冷笑道。

虽然已隐约猜到或许有这方面的原因,但听诸葛紫芯亲口证实,沙立还是有些无语。家族权力传承斗争的事迹,他在史书和一些异闻录中也曾读过一些,没曾想今日竟能听到亲历者口述一件。

“你叔母一介女流,竟也这般贪恋权位?”沙立说完这一句,瞥了诸葛紫芯一眼,立马又补充道:“还是说,她只是为了你叔父而已?”

“不,恰恰相反。她对权位一点兴趣都没有。”

看到诸葛紫芯微微摇头,沙立有些愕然。

“罗嘉姝自嫁到诸葛家,从未过问族中大事。自从我父亲死后,他更是深居简出,轻易不见人。说是为了叔父,似乎也说不通。

叔父自小执迷于修炼,最不喜被族中琐事烦扰。自他承了家主之位后,也不知是不是心有愧然,对我却是百般迁就容忍。

或许因为他们两人都是这般性子,所以才能走到一块的吧。”

沙立:“......”

“你是不是很疑惑,既然这两人对权位都不留恋,我怎么就认为他们能为了家主之位害死我父亲?”

看着沙立微微皱起的眉头,诸葛紫心凝目问道。

“确有此惑。”沙立直言。

“那是因为她有病。”

“哈?”

“我也是最近才知晓,罗嘉姝因为修炼一门冰属性的功法,自小便身患寒症。每每发作,便觉冰锥刺骨,如堕入冰域,生不如死。

后来她也不知从何处结交一名女医者,多番调理之下,这才大大延长了寒症发作的周期。那医者自此便在诸葛家住下,陪伴罗嘉姝左右。

但她终究无法根治罗嘉姝的寒症,虽然罗嘉姝发病的次数变少,但每次发病症状却是更加严重。于是,那医者决定依照一张所谓的上古遗留,给罗嘉姝炼制一颗能彻底根治其寒疾的神丸。”

沙立诽腹:“故事蛮好听的,罗嘉姝结交的这医者对她也是真不错。可究竟跟你父亲的死有什么关系?”

“而炼制这颗神丸的主材,必须是天地间最精纯的至阳之物。”诸葛紫芯美目微眯。

沙立继续诽腹:“等等,照着情节,该不会......”

“想必你也有所听闻,诸葛家万年前原本只是以阵法立足于奇元岛,后因幸得朱雀石,从此又以威力强大的火元扬名。而这朱雀石之所以拥有这般威能,皆因其内封印着一滴朱雀魂血。”

关于朱雀石的来历,沙立来前已听罗素提起过。

“而炼制能根治罗嘉姝寒症的神丸所需的最好的,也是最容易寻到的主材,便是在诸葛家已传承万年之久的朱雀石内封印的朱雀魂血。”

沙立:“......”

“彼时,作为家主的祖父勤于修炼,族中大小事务,皆由父亲定夺。叔父诸葛无炬请求我父将朱雀石交给罗嘉姝炼药,可朱雀石于诸葛家意义重大,父亲怎能轻易答应。一言不合之下,兄弟两人差点动起了手。

后来,罗嘉姝阻止了这场冲突,并表示叔父求取朱雀石她并不知情。她本人也不愿为了自家性命,而让诸葛家失去朱雀石。她知道父亲破镜在即,为了消除他们两兄弟之间的嫌隙,赠予我父亲一套秘术。后来的事,你已知晓。”

“我有一事不明。既然后来你叔父成为了家主,为何没有用朱雀石给罗嘉姝炼药?”沙立问道。

“朱雀石事关重大,岂是家主一人所能决定。父亲之所以不允,是因为很清楚,族中长老不会同意的。

叔父自小几乎不曾参与族中事务,对个中利害关系不甚了然。

他成为家主后,也想拿朱雀石炼药,却遭到过半长老反对,这才作罢。”

沙立自然明白,这所谓的大半长老中,有不少自然是偏向眼前的诸葛紫芯的。

“紫芯前辈,你是怀疑,此次朱雀石被窃,与罗嘉姝有关?”沙立直视着诸葛紫芯,郑重问道。

诸葛紫芯没想到沙立会这么快,这么直接地问了这个问题。她也不含糊,眼不眨地回道:“不错!”

沙立:“可有证据?”

诸葛紫芯:“没有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