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六二章 只要是你就好(1 / 1)

伴随着宋掌柜仓惶逃窜,围观众人没了热闹可看,也慢慢散去。

荆哲走到张筱妤身边,笑着从上而下,打量她一番。

“筱妤,你让我刮目相看呀!”

张筱妤挺了挺胸脯,大胆的直视荆哲:“哪里让荆公子刮目相看呢?”

“……”

荆哲尴尬笑笑,问道:“其实我就是让你把另一家张家酒坊也成了咱们的转告他,让他害怕离开就是了,没想到你言辞竟如此犀利,把他说的哑口无言!之前还觉得筱妤是个文弱女子,没想到有这么果毅的一面,所以刮目相看!”

张筱妤脑子里还在想他那句“咱们”,心里美滋滋的,眼弯成月牙,笑道:“荆公子觉得是文弱一些好,还是坚强一些好?”

看着她的眼睛,荆哲同样笑道:“只要是你就好呀!”

“……”

就在张筱妤发呆傻笑的时候,荆哲又十分好奇道:“你说的那个宋掌柜和杜家三兄弟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听到这,张筱妤才正色道:“其实,我也是听有一次叔父喝醉之后说的,说多亏宋掌柜引荐才认识了杜家三兄弟,当时我也不知道到底谁是杜家三兄弟。刚才听荆公子说了叔父的事情,我才联系起来,不过是不是真跟宋掌柜有关系,我也有些吃不准。”

“所以你就故意拿话诈他一下?”

张筱妤点头:“是呀,没想到他跟那杜家三兄弟真有关系,听到之后吓的要命,看样子,关系应该还不浅呢!”

荆哲给她竖了个大拇指,夸道:“厉害!”

张筱妤害羞的低下头去,脸上洋溢着浅笑。

随后她又说道:“其实他也是罪有应得!就算不是有他指引,以叔父的性格,也多半会自己找到地方赌。他一辈子都这样,若是不给他点教训的话,是改不了的。

但这个宋掌柜不光自己买叔父的低劣烈酒,还在外面四处说我们酒坊的坏话,只字不提叔父的烈酒度数低,就只说他们价格便宜,还撺掇不少店家一起抵制我们。若不是叔父那里的订单太大、他们忙不过来的话,他是不会来我们这的。所以干脆一辈子都别来了!”

张筱妤目光坚定,很自如的从一个柔弱女子到坚强女子来回转换。

荆哲频频点头,但还是说道:“只是不让他买烈酒那也太便宜他了。既然沾了赌?总要让他得到应有的惩罚。不过我这人心地慈善?一向不会为难人——所以到时候我让他把闻香居送给咱们就行了,你说可好?”

“……”

张筱妤沉默一会儿?心想他的脸皮一如既往地这么厚?不过却厚的可爱,好喜欢哦~

随后又好奇道:“闻香居可是京州城里最大的酒楼了?自从开业到现在都快三十年了,连太子殿下以及诸位大臣们都会去?当初无仙苑还没开办的时候?各种诗会都是在那里举行的,而且体量巨大,比我们酒坊都大多了——那么大的酒楼,宋掌柜如此精明吝啬的人?怎么会心甘情愿的送给…咱们呢?”

说到“咱们”?张筱妤还是有些害羞的,不过说完之后见荆哲面色如常,心里万分欢喜。

荆哲笑了笑,然后眼神一冷:“他最好‘心甘情愿’的给咱们,不然我就把他送进大牢?就看他到时候如何选择了!”

“……”

……

随后两人就进了张家。

张夫人此时正坐在院子里,唉声叹气?满面愁容,几天不见?感觉苍老了不少,眼角的周围明显增多了?想到当初刚来京州的时候?张夫人不仅收留他住下?而且对他特别照顾,荆哲看了就感觉有些心疼。

遂劝慰道:“伯母,没什么大事的,而且已经解决了,你不用再担心了!”

张夫人抬头,看到说话的是荆哲,脸色缓和不少,又一想荆哲的话,怔了一下,马上开问。

“荆公子,你说的已经解决了…是什么意思?”

“娘,就是酒坊的事情啊!你跟爹也不用再愁了,荆公子都帮咱们把事情办好了,你去把爹叫出来,荆公子再给咱们详细讲讲!”

张筱妤出面挽起张夫人的胳膊,把她扶起来说道,张夫人听完点头,“荆公子先进客厅稍等片刻,我去把老爷叫出来!”

张学先现在有很大的概率醉倒在床上,就不是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醉的、现在能不能醒了。

进了客厅,张筱妤转身去泡茶。

荆哲笑笑:“不用那么麻烦了,再说我对这里可熟悉的很,还那么客气做什么?”

张筱妤回头看他一眼,挑眉道:“你真的这么想吗?”

荆哲笑着点头,“当然了。刚来京州我就住在这里,再回来看到这里的一切,都觉得亲切的很呢,所以你也不用麻烦了。”

张筱妤笑的更甜了:“嗯,就冲你这句话,也得泡一壶茶给你喝,不然我都不好意思了!”

“……”

喝着茶跟张筱妤闲聊的功夫,张学先就跌跌撞撞跑了进来,一看便是刚被从醉梦中被叫醒过来,双目无神,眼中还带着血丝,显得无比狼狈,跟之前那个神采奕奕的酒坊掌柜判若两人,荆哲看了,不免唏嘘。

张夫人还跟在身后喊他:“老爷你慢一点,你的衣服还没穿好!”

说着,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,帮张学先把长袍上的纽扣给系上,而张学先置若罔闻,看着荆哲,小心翼翼道:“荆…荆公子,刚才听说,你把事情都解决了?”

荆哲点了点头,“是呀,都解决了。”

或许是因为自己做了错事的缘故——这其实也不能算是他的错,张学先现在有点畏惧荆哲,说话的时候眼神都会闪烁。

“不过,这个解决方法对伯父来说,或许并不算太好,所以我要给你讲讲,想听听你的看法,然后再做决定!”

于是,荆哲就把今天发生的事情,大体给张学先讲了一遍,只不过,某些细节,比如他故意给钱引导张学厚去赌这些,他都隐去了,说完等着张学先反应。

———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