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8章 除魔与埋棋(1 / 2)

邹辉是在第三天深夜赶来的,步履匆匆,脸色凝重,甚至动用了罡气赶路,引起了风无尘的注意。

风无尘赶来,恰恰听到邹辉正在向李云逸汇报军情。

“西关发生了剧烈摩擦!”

“洪洞边城失守,坐镇其中的夏军将军与其麾下三万大军来不及撤离,身死殉国!”

夏军。

南楚三品军侯!

三万大军尽折,这在王朝大战中不算什么,可对于一场突然爆发的边城大战来说,绝对算是重大损失了!

同样,这也是自从叶向佛死后,南楚第一次出现这么大规模的死伤。

李云逸从几乎要把他整个人埋起来的奏折里抬起头,对风无尘轻轻点头,脸色也变得严肃起来。

“起因?”

“是西晋主动发难?”

邹辉闻言,脸色更加难看,摇头道:

“不是。”

“据战后调查,西晋大军虽然在边城下安营扎寨,但实际上并没有发动大战的迹象,只是偶尔有和斥候之间的摩擦爆发,虽有死伤,但也不算严重。”

“夏军将军更是严格按照王爷的指令,没有出城邀战,这些时日一直在疏散城中平民,甚至派出了大军协助。”

“但就在下午时分,西晋有兵将在城下邀战,夏军将军本未理睬,却没想到,不知是因为太过紧张手滑还是什么原因,有弓手失手,发出箭矢,击杀了邀战的西晋将军,大战才一触即发……”

一根箭矢引发的大战?

李云逸闻言,脸色越发难看。

不仅是他,邹辉和风无尘同样如此。

手滑?

可能么?

在南楚当前如此紧张的局势下,可以说,边境的每一座边城都相当紧张,派遣在第一线稳固战局形式的,必然都是老兵,见惯了生死,是绝无可能出现这等状况的。

更别说这一箭还恰好杀死了西晋的将军……

西晋将军,即便不是宗师?也肯定有八品之上的武道修为?能被一箭射杀,射出这一箭的又怎可能是普通兵卒?

阴谋!

这件事中?到处充斥着阴谋的气息。

终于。

风无尘打破寂静。

“血月魔教?”

如果没有李云逸先前对血月魔教的介绍?风无尘恐怕也不会多想,但是现在——

李云逸没有开口?只是轻轻点头。

血月魔教的可能性,很大!

他们终于要开始行动了?

就在叶向佛死去的第六天?连头七都还没到……

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!

这种事?一旦发生了第一次,就会有第二次!

风无尘邹辉面色严肃至极,等待李云逸的安排,心头谨慎?严阵以待。

终于。

“宣布下去?此事必要严查到底!”

“同时,让各大边城做好防护,严格杜绝这一类事情的发生。”

李云逸飞快传达。

然后……

就没有然后了。

说完这两句话,李云逸的话音消散在这偌大的宣政殿内,风无尘邹辉惊讶错愕。

就这样?

这么简单?

没有反击么?

风无尘邹辉惊讶?后者更是耐不住性子,焦声发问:“可是王爷?这样也无法永绝后患啊,要是这种事再发生……”

李云逸冷冷看了他一眼。

“杜绝?”

“血月魔教既然已经开始?这样的小手段是无法消除的,只能想办法减弱它带来的损失。”

只能减弱。

无法消除!

这岂不是意味着?我们会一直处在被动?

可若是一直被动下去……

想到后果?邹辉的脸色有点发白。

直到。

“这件事先这样。”

“我吩咐你的事完成的怎么样了?”

“人呢?”

李云逸冷静地眸子望来?邹辉立刻精神一震,虽然无法接受前者这样的解决方式,还是立刻做出了回答。

“回禀王爷,人已经到了,已经按照王爷的命令,送往了密室。”

人?

密室?

风无尘闻言惊讶,显然不知道李云逸对邹辉还有这样的吩咐。

什么人?

做什么的?

李云逸显然没有解释的意思,轻轻点头道:

“去忙吧。”

“这件事,我知道了。”

李云逸显然不想因为西关的这场突发起来的遭遇战再说更多,邹辉见状无奈,只得折身离开。

风无尘也不懂,但更不可能追问,对李云逸轻轻点头之后也离开了。

立刻。

整个偌大的宣政殿只剩下了李云逸一人,继续伏案忙碌起来,手边一张张奏折划过。

直到。

夜深。

手边的奏折还没有完全审阅,李云逸再次抬起头来,神念笼罩,四下无人,突然起身,朝后殿走去。

更准确点,正是他刚才和邹辉交流中的密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