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章 那处风景应如是(1 / 2)

一世剑仙 棠鸿羽 40 字 5天前

天弃荒原有南禹大德木皆然,梨花书院教习云清川,西晋剑阁大剑修时方雪共同镇守,亦有坐镇边疆的神将唐闻柳配合,但天弃雪山却只有两个人在镇守着。

他们分别是魏国芍华书院的熊老师,北燕道宫西天门圣殿教谕云中崖,亦被称为云崖真人。

坐镇东境边疆的神将是柳飞羽,但因柳飞羽已经回到了都城,且军队驻扎的地方,也相距天弃雪山很远,来回之间的路途不短,自然也不能像唐闻柳那样,偶尔能够去一趟天弃荒原。

所以寻常时候,天弃雪山是没有什么人烟的。

雪山山脉很广阔,但能被称为天弃雪山的也只有最深处那片范围。

制作冰沙的那名老者,便是魏国芍华书院的熊老师,他在芍华书院的地位,等同于归海断空在梨花书院的地位,仅次于院长,然而熊老师也并非表面上那么简单。

镇守在天弃雪山的修行强者没有比镇守天弃荒原的修行强者数量多,也是有一定原因的。

他们不仅仅是生活在这里,看守镇魔屏障那么简单,因天弃荒原和天弃雪山里的山外之人时常会有冲击镇魔屏障的动作,便需要有修行强者防止意外的发生,镇魔屏障自然牢不可破,但山外之人冲击镇魔屏障的时候,也会对外造成影响,就算他们出不来,但若外面没有足够强大的修行者抵御,那般震动,也足以泯灭方圆数百里的生机。

因云中崖已近十年没有出现在天弃雪山,这里只有熊老师一人在镇守着,但天弃雪山十年间却依旧很平静,足以说明很多问题。

那烤冬鸟吃的年青人自然不是一开始便在这里的。

熊老师和年青人在天弃雪山的日子是平静如水的。

他们坐在屋檐下,望着漫山遍野的白雪,神情都有些呆滞。

这里当然是很无聊的,也就只有在山外之人冲击镇魔屏障时,熊老师才能活动活动手脚,寻常时候,也就是鼓捣冰沙吃,那是熊老师的最爱。

而年青人每天要做的便是劈柴和寻找食物。

像冬鸟这种生物,也是可遇不可求的,雪山山脉里自然也是有生物的,但能够来到天弃雪山之地的却很少,除此之外,便也只有雪山河流里的鱼能够食用,他当然也能走出天弃雪山,到外围有居住百姓的地方讨要吃食,可居住在那里的百姓已经生活得很凄苦,总得有相等的东西来换取,那便是很麻烦的事情。

而且年青人在来到这里后,也没有真正走出去过,因为那会很危险,在没有养好伤之前,只能尽量待在天弃雪山里。

其实因熊老师镇守在天弃雪山,每个月里都会有北燕皇室送来补给,但数量是很少的,必须得省着点吃,也在于天弃荒原和天弃雪山的重要性,各国都会很在意,否则北燕很难心甘情愿的给熊老师送补给,且路途也艰难,甚至可能被沿途饿极了的百姓抢夺,有时候接连两个月,都没有补给送来。

熊老师也早已习惯。

他对口腹之欲倒也不算太苛刻,以他的修为境界,就算数年不吃不喝,也不会出现什么问题,唯独对冰沙不能缺少。

相比于此,天弃荒原也因不适合种植五谷,显得很荒凉,但那座由石头垒成的‘宫殿’里,美酒佳肴却也从不缺少,在姜国向边境送粮草的时候,都会包括着送去天弃荒原的足够食物。

看云卷云舒,风雪交杂,熊老师低垂着脑袋,微微打着瞌睡。

年青人起身步入茅草屋,等出来的时候,他的手里便多了一把剑。

重新坐在熊老师的旁边,他开始很认真的擦拭剑鞘、剑身、剑柄,这把剑虽然不是剑修的本命飞剑,但也有名字。

在剑柄之下,剑身相连的位置,刻着两个小字——浮生。

“你每天都要擦拭这把剑,看来是很想离开。”

半眯缝着眼睛的熊老师瞥了瞥年青人,懒洋洋的说道。

年青人擦剑的动作停顿了片刻,开口说道:“它已经很久没有饮血了。”

熊老师伸了个懒腰,轻吐一口气,说道:“你身上的杀戮气息太重了,那几本书要好好看看,否则很容易被吞噬,让你变得不再是你自己。”

年青人说道:“我从来都不喜欢杀戮,只是我立足在这人间,很多事情都在逼迫我,让我不得不拔剑。”

熊老师淡淡说道:“正因如此,你才会出现在这里,若非我恰巧碰见,你早就死了,也幸好云中崖那家伙十年都没有回来,要不然,就不是你想要离开,而是必须得离开,但如此一来,你就活不成了。”

年青人说道:“我早就该死了,现在能够活着,本就是偷来的日子,所以我必须在有限的时间里做更多的事情,杀死更多的人,只是我受伤太重,而且境界太低,很多我想杀的人,根本就没有办法去杀死。”

熊老师坐直身子,凝视着年青人,说道:“以你这般年纪,如此之高的修为,若是还觉得很低,那么世间所谓的天才,又该如何自处?你这番话便很恼人,幸好只有我能听到,否则那些骄傲之辈,肯定都要跑来挑战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