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四十六章:一人之力(1 / 2)

万维 皇尘 3677 字 9天前

自己的脖颈被化开,一股刺痛立刻传来,听了皇宇辰的话,师飞心中也是立刻一紧。

他马上对皇宇辰道:“亲王大人,微臣冤枉!这些都不是微臣做的!微臣真的什么都不知道!”

“你知道也好,不知道也罢,我不想和你浪费这个口舌。”皇宇辰收回笑容,脸上露出冰冷神色。

“现在,我要你所有军士的指挥权,要你明远城的控制权,你若真是帝国栋梁,不会不同意吧?”

师飞一愣,从他刚刚开口说话,就一直被皇宇辰的言辞牵着走,不管自己说什么,皇宇辰好似都不为所动。

他方才费口舌说自己的功绩,为了就是蒙蔽皇宇辰,只要皇宇辰有一丝迟疑,他立刻就会见缝插针。

说一些亲王辛苦之类的话,而后将气氛缓和下来,再提出外面还再战斗的事实,让皇宇辰放弃立刻拿走兵权。

只要先将皇宇辰稳住,后面有的是办法对付他。

但让师飞完全没想到的是,皇宇辰根本就不吃他这一套,他说的话皇宇辰完全不信,而且他那双眼神之中,没有一丝犹豫。

师飞还是不甘心,他不甘心就这样将自己手中的所有权利都交给皇宇辰。

“亲王……亲王大人……外面,可是正在打仗,临阵换帅,可是兵家大忌啊……”

师飞感觉到了皇宇辰身上的寒意,他现在相信,皇宇辰真的有可能直接将其杀掉。

以皇宇辰的身份,杀他一个师飞,根本不会有人有任何微词,而且师飞也知道,在皇宇辰面前,不会有任何人替自己求情的。

“这些,就不是你需要管的事了。”皇宇辰轻声道:“兵符,拿来。”

说完,皇宇辰伸出一只手,伸向师飞。

看着皇宇辰冰冷的眼神,感受到自己脖颈之上冰凉彻骨的利刃,脖颈上的刺痛一直在刺激师飞的神经,他伸手颤巍巍的从怀中拿出兵符,缓缓的放在了皇宇辰的手上。

皇宇辰只随意的扫了一眼,便确认这兵符是真的。

祈天帝国的兵符都是固定的样式,且统一制作。

用的都是帝都附近的独有玉矿,由帝都顶尖的手艺人雕刻而成。

兵符分为诸多等级,在兵符的侧面,有一排小孔,拿这兵符去调兵,下属部队将领也有兵符,两个兵符的孔洞能完美合一,才能确定调兵之人的身份。

而师飞给皇宇辰的这块,就是明远城的兵符没错。

有了这兵符,按照帝国的规定,可以调动整个明远城的军士。

只是现在却不一样,有了这兵符还并不够,因为明远城虽是大城,但帝国治下只有守军,一般不超过一万,而师飞的部队却有四万人。

此次师飞出征,带出来三万,还有一万再防御明远城,光靠这兵符,不可能调动所有军士。

随后,皇宇辰将兵符揣入怀中,从台案上下来,伸手一把将师飞提起,道:“好了,走吧,出去宣布一下,以后你的人马,由我亲自指挥调遣,你师飞,卸任了。”

皇宇辰说着,将手中的透明剑直接收回,师飞只感觉眼前一道红光亮起,脖颈之上冰凉的感觉瞬间就消失了。

顿时,师飞对皇宇辰的修为,又有了一个新的认识,一个恐怖的认识。

“这……这……”眼看眼前这年轻人根本糊弄不了,自己马上要城完全没有兵权之人了,师飞心中一万分的不舍。

他被皇宇辰向前推了几步,站在大帐的正中间。

而此刻庄乐贤正悠闲的坐在椅子上,周围的几个将领全部被他控制,其中一个被庄乐贤拽着仍在地上,其余将领还坐在自己的位置上,眼睛一直看着师飞。

那目光之中,所包含的神色极其复杂。

有无奈,有欣喜,甚至有愤恨。

皇宇辰能清晰的感觉到他们心中的情绪,而对于庄乐贤来说,他们心中的情绪波动根本一点都逃不出他的感觉。

“怎么着,你还有什么要说的?”庄乐贤翘着二郎腿,斜着眼睛看着师飞,道:“你以为就凭你,还能翻天?”

师飞根本不知道庄乐贤是谁,他下意识的看了庄乐贤一眼,立刻被他身体周围围拢的层层黑色雾气吓的不轻。

这黑色雾气之中不停的散出森森寒意,所有被庄乐贤控制的将领都是脸色煞白,完全失去了行动的能力。

之前师飞还觉得自己能靠言语扭转形势,但他近距离的看了这些被控制的将领和庄乐贤的样子之后,忽然放弃了这个想法。

“他们能忽然出现,想必是算计很久了……心中笃定万无一失,这才对我出手的。”师飞心道:“此刻,也只能顺从,等到回道明远城,再另做打算。”

“没有没有!”师飞立刻道:“在亲王面前,我怎么敢有什么要说的,亲王想要微臣的一切,臣都可以如数奉上!”

说完,师飞和皇宇辰一前一后,直接出了大帐之外。